枭浅先生今天也要好好学习

您安,这儿阿燃又名枭浅,话废长弧。
这里被我的各种混杂物掺和起来了。
高三长弧
疲倦

才想起来,我似乎明白我为什么喜欢黑短发黑眼的少年了,因为当年我头一次看无限恐怖时候楚轩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来着orz


我一直都很喜欢楚轩这个角色的,先不说别的,楚轩要头脑有头脑要武力值有武力值,加上那种…因为没有感觉没有各种情绪的极其朴素的性格,真的太戳我了,当年进展到咒怨时楚轩第一次死的时候我当时应该是哭了吧?现在看到还是很虐心,因为那时候进到这个世界的人都对活着抱有希望,只有楚轩除外,他是真的想永远的安静的休息下去,一个心里充满泪水但是如果不用刺激性物质刺激就不可能模拟哭泣的人,一个永远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布局利益最大化却会被排斥的人,一个从一开始就全知全能的人,除了接着不停的探索未知以外,他甚至无法用别的方法【感知】自己的存在,他太累了,太累了,他想安静的在这片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璀璨的星空下休息过去,个人感觉咒怨那个的最后伸手并非想要碰到月亮,而是,想要感觉到这片星空吧,直到郑吒复活了他,告诉他可以拥有感觉,而楚轩的反应是【只要有五成以上的把握】他就愿意去帮助郑吒,尽管直到最后才在最终战催化东皇钟的时候他才真真正正的,没有用任何刺激性的东西催发眼泪,真真正正的自己露出了内心的情感,但是我想,对于他来说应该足够了吧?至于之后未来和曙光的部分我还在补,但是总感觉双楚联合布局会使最终战的效果折扣一部分,但是似乎也不坏?


我在写什么啊…脑子被烧坏了说话语无伦次,总之,我永远喜欢楚轩。


银博同居三十题--14.午睡

是这样我是顺序打乱的写的,加上最近考试多高三压力大基本上也是不定时写写,可以当日常段子看☆


※人物ooc有


※剧情不按逻辑走有


※我想吃糖所以写的糖,带了点沙雕味道的那种


※这个博士,工于心计bu


——————————————————以上哒


随着一场秋雨,天气愈发寒冷,罗德岛目前的所在地现在正式进入了深秋。


秋季,一个流感病毒满足丰收的季节,一个不好好保暖就会着凉的季节,一个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降温的季节,就在这样一个季节里,罗德岛制药公司的体质最差的博士,就这样不明原因的感染流感发烧到工作做不下去的地步,不得不在自己房间养病。


看,他多悲伤,他的嘴角翘的都压不下去了。


只不过博士他还是要求了干员来陪自己,理由大概是……因为一个人养病很无聊?虽然医疗干员强调了很多次流感是传染病,真的传染了凯尔希医生会发飙的,然而还是有一个男性干员去陪着博士养病了。


是的,据说同样也有些感冒的银灰先生,我们罗德岛的最亲爱的盟友去陪博士了。


虽然我们并没有看出来身强力壮的银灰哪里生病了。


博士的表情从嘴角翘起按不下去的悲伤变的更加悲伤了,你看他甚至准备好了两个人盖的小毛毯。


天知道他背着银灰把自己搞到生病有多难,他已经连续一个星期都趁着休息时间去甲板口风最大的地方吹风了,这才开始发烧,现在好不容易逮住一个能和银灰一起睡午觉的机会,发烧也值了。博士这样想着,然后满心欢喜的等着银灰过来了。


然而当他看到银灰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的样子的时候还是稍微怂了一下,随便找了个话题就开始和银灰对话。


“银灰先生今天这么闲的么?陪着我这个病号可工作不成。”这时阳光正好,博士趴在床上,裹着不算太厚的被子看着拿着本财经杂志正在看的银灰。暖和和的阳光从窗口照在博士身上,他眯着眼似乎很享受这种暖洋洋的感觉。


“你既然都知道又为什么故意把自己折腾病?”银灰放下手中的杂志向着博士的床这边走了过来,博士看到银灰的表情,一瞬间觉得他是真的不太开心了,怂了一下缩进被子里,银灰以为他冷,叹口气走了过去。


“既然病了就好好休息,”银灰给博士掖了掖被子,躺在博士身边隔着厚被子拥抱住裹成团的博士:“当然,银灰会陪着你的,即使不工作……”


回应银灰的是另一条被子。


“陪我一起睡午觉啦,我一直都蛮想让你陪我睡午觉的,以及啊,你看看你的黑眼圈,最近又在忙喀兰的事么?”博士给银灰盖好了直接扑了过去头枕在了银灰的肩上,抬头看着银灰略微有点惊讶的表情眯着眼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忙,所以更需要好好休息,然后继续工作。”


银灰只是抱住了博士,轻轻拍了拍博士的背,尾巴缠在博士的腿上。


  “这也能退烧?!”一觉醒来已然天黑,博士举着刚刚测出来的正常体温的体温计稍微有点没睡醒的怔愣和满眼的不可置信,一边叠好被子的银灰揉了揉博士的头发,低头在他脸颊边轻吻。


“下次想要银灰陪你睡午觉,无论说的多好听,都要提供报♂酬了哟,我的盟友。”


秋天来了

看,抓到一只小小的银灰……啊,生气了

“嗯?这份档案?啊,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名为‘博士’的人送过来的,感觉他们会很幸福呢……”——来自婚姻事务所的一位干员这么说到

博士,要好好运动哟

说了的写军训,嗯……卡文期间产物,有点烂尾了,之后有空就改改改x


※人物ooc预警


※军训,博士是学生银灰是教官☆


※有点沙雕的那种x


※烂尾就很心塞,现在高三了没什么时间改文,之后考完试十月一再折腾xx


以上哒!


——————————————————————————————






军训时候的太阳永远是那么毒,虽说罗德岛中学军训只有短短一个星期,但也能把欧洲人晒成非洲人。


但是博士就很安心,因为体质太虚所以在班主任凯尔希无可奈何的表情中交了假条,不用军训了。


想象永远是美好的。


当他看到教官是银灰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有什么比自家恋人是自己军训教官而且他还希望自己多多锻炼更加可怕呢?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现在在其他同学都在军训的时候围着操场慢跑的理由了。


“博士还有两圈吧?”银灰看着站军姿的同学,想了想:“等他跑完一块休息吧。”


站了快一节课军姿的同学看着慢慢悠悠的跑步堪比走步的博士,几乎同时在心底骂了句粗口。


银灰看着同学的表情还有半圈就到了的博士嘴角微微勾起:“一会他过来了你们可以对他说话,不过要保持这个姿势不许动”


于是在博士慢慢悠悠跑过来的时候,他听到了来自班里同学极其“亲切”的加油声。


尽管博士很奇怪,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无视,嗯对,博士还是慢慢悠悠的用着类似走一样的速度跑着。


的两圈一共八百米,博士硬是跑出了马拉松的感觉。


可怜A6班集体在烈日炎炎下暴晒了接近十几分钟,这才等到博士跑完。


“去吃饭吧,明天接着。”在博士一头雾水一脸懵逼的被银灰拐走以后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同学的眼神不是累出来的幽怨,而是对自己有些幽怨。


“你对他们说了什么让他们这么幽怨?”博士打开银灰今天中午准备的两个便当,夹起来一块鸡排塞进银灰嘴里,“总不可能是等我跑完才休息吧?”


“有时候你的直觉是对的。”银灰叼住博士的筷子,带着戏谑的笑着说:“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他们突然给你加油,同学爱么?”


不然……呢?


博士沉默了,博士有点委屈。


“明天还要继续的,所以你要不要和我做个交易?”银灰看着低着头气呼呼的恰饭的博士,极其顺手的理了理博士的头发,声音中带着愉悦的说:“比如,主动坐在我腿上我可以让你少跑一百米,乖乖亲我说爱我给你少两圈,主动坐上来自己动我给你写病假条,一个星期不用军训,怎么样?”


看上去条件似乎极其诱人。博士这样想着并且拒绝了银灰的诱惑。


病假什么的是很友好,但是自己的腰可能会疼个好几天,所以还不如之后跑步时候装脚踝扭伤……不,装低血糖昏迷,这样还能让银灰抱着自己去医务室,这个医务室医生不怎么查,估计会直接开葡萄糖,银灰会忙着军训没空管自己,所以趁着他们训练把针头拔了,不仅不用训练了,还能在没有电子设备的无聊学校看电视,算是自己赚了。


博士想的太入神甚至连银灰凑近他都没有注意,然后就被银灰咬住了耳朵。


“在想什么?后悔自己的拒绝了么?”银灰低沉的带着轻笑的声音让博士惊了一下,他直接回头,嘴唇正好擦过银灰的脸颊。


哦呼。


银灰捏住博士的下巴,对着博士的嘴唇直接深吻下去。


“是你主动的,那么我们来进行最后一项吧。”银灰把衣衫不整嗯博士按在身下,尾巴欢快的摇着。


今夜,注定博士不能好好睡觉了。


卡文卡到上火……行吧,下一个试试吧之前他们军训时候冒出来的脑洞填一下,军官银x学生博,这个银灰可能比较emmmm……一言难尽

就这样☆


养猫博士正在被大猫猫压

超级短的短打


高三了太忙了,临时写的orz


人物ooc有


————————————

博士今天心情非常愉悦。


具体原因其实是慕斯把一只猫猫下的几个月的崽子送给博士,希望博士能帮她养一段时间,一向喜欢毛茸茸的博士特别高兴,甚至工作效率比原来高了。


银灰先生今天心情并不怎么美妙,大概原因就和那只崽子有关系了。


比如博士把原本应该给银灰的大型猫爬架拆了买了一堆小的猫抓板给了这只崽子玩;再比如办公的时候博士总是默许这只崽子窝在他腿上,甚至允许这只崽子直接喝博士喝过的水。


银灰吃醋了。


银灰非常吃醋。


银灰现在看了一下猫爬架最顶上的小崽子,低下头看着杂志,最后一丝理智提醒着他,他是喀兰贸易总裁,谢拉格军阀,希瓦艾什家族族长,罗德岛的盟友,要注意形象,不能和这样一个小崽子抢猫爬架……


“喵呜喵呜喵!”【你也想上来嘛?】


小崽子开口了,银灰并没有理,他端着杯热茶,随意的翻着手里的杂志——尽管他一页都没看下去。


“喵呜喵呜喵~?”【你听得懂嘛大猫猫?】


银灰确认了一下博士确实听不见,然后对着那个小崽子发出了低沉的嘶吼。


【给老子爬,这里都是我的包括房间的那个人!】


“喵呜!”【好凶!】


一个小时之后博士完成了工作出来,就看见银灰坐在沙发上,表面悠闲的翻着杂志,一边墙角里自己刚刚养了几天的小猫崽子炸着毛缩着。


“它这是……怕了么?”博士走过去,把崽子抱进怀里安抚着拍了拍。


“喵呜喵呜喵!”【那个雪豹他凶我我怕!】


博士揉了揉这只崽子抱着它坐在银灰身边,银灰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接着翻着杂志。


“它在说什么啊?”博士看着怀里这个似乎在控诉的叫喊着什么的炸了毛的毛,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银灰。


“他说,你需要多陪陪你的伴侣,也就是我。”银灰放下杂志,抱住了博士咬了口他的后颈,同时盯着那只小猫,低声fu了一下。


博士含着笑拍了拍银灰环上自己腰的手,撒开那只早就吓得不行的小猫离开:“喀兰贸易的总裁居然在吓唬小猫崽子?还是说你吃醋了?”


银灰用力在博士腰上捏了一把,凑近博士的耳畔轻声说:“你身上有它的气味,我不喜欢了。”


这不是你扒我衣服的理由!


博士这样想着,然后配合着脱了自己的衣服。


也当允许他给自己留下气味好了,省的他再吃醋……


博士无奈的笑了。


第二天慕斯在自己宿舍里多发现了一只猫。


“猫猫又增加了,好开心!”